收藏本站设为首页社 区求片/留言手机版
33动漫网-无修动漫
  1. 热门动漫:火影 海贼王 龙珠 无修 龙珠 尾巴

首页  »  新番动漫 » 鬼灭之刃

鬼灭之刃高清在线

    鬼灭之刃

  1. 状态:更新20集

    原作:

  2. 栏目:新番动漫

    对白:日语

  3. 地区:日本

    年份:2019

  4. 类型:奇幻/剧情/

    监制:外崎春雄/

  5. 更新时间:2019-08-18 03:11
  6. 配音员:花江夏树/鬼头明里/下野纮/松冈祯丞/
  7. 下载地址:下载地址一
  8. 播放时间:
加载中...

鬼灭之刃剧情简介

    時值日本大正時期。一位名叫竈門炭治郎的平凡農家少年,在身為一家之主的父親過世,家中還有母親及一群年幼弟妹的情況下,靠著賣炭勉強維持全家人的生計,原本一直認為這樣幸福的日子會永遠持續下去的炭治郎,卻在某一天賣完炭回家後,發現他的家人因為不明原因被屠殺,唯獨長女禰豆子似乎還存活著,然而禰豆子的樣子卻跟平常好像不太一樣……?為了尋求拯救妹妹的方法,炭治郎踏上了斬妖除魔的冒險旅程。

    主要角色

    灶门炭治郎灶门炭治郎(かまどたんじろう),Kamado Tanjiro,声:花江夏树
    原作初登场:第1话/年龄:13岁(故事开始时)→15岁/身高:165cm/鬼杀队阶级:癸→庚(无限列车篇)/使用呼吸法:水之呼吸、火之神神乐/喜欢的食物:楤木芽
    本作主人公。灶门家长子,造型为制服上披着市松图案的羽织,有着一头深红发与红色眼睛的「赫灼之子」(从事火仕职业家庭的孩子),左额上有着小时候为了保护弟弟,而被滚烫的水壶烧伤的大片伤痕,最终选拔与手鬼战斗时因为受到撞击,导致身体恢复后伤痕颜色变深,耳上挂着日轮花纸耳饰。
    性格善良憨厚,不擅于说谎(因为说谎表情就会变得很奇怪),另一方面却又十分固执,绝不会欠对方人情和金钱。有着如石头般坚硬的额头,能让被撞击的人失去知觉。以及不输犬类的灵敏「嗅觉」,可以从摔碎盘子中很快闻出猫的味道,甚至到了能感应敌人出没的程度,经过训练后甚至连极细微的缝隙都能成功感应,能轻易找到杀鬼队多年来无法找到的鬼舞辻无惨。
    拥有独特的黑色日轮刀(所有元素混在一起就是黑色),但因为多次在战斗中损毁而让他时常被钢铁冢追杀,后在炼刀师之村与特训人偶"缘壹零式"作对战训练时,从"缘壹零式"身上得到一把300多年的古刀,但因为刀身已锈蚀,在击败上弦半天狗和玉壶后,由钢铁冢磨制成一把全新的日轮刀,刀刃漆黑的色泽比前一把刀更加有深度,火焰状的刀锷为炎柱炼狱杏寿郎的遗物,刀根上刻有「灭」的文字。
    原为平凡农家子弟的长兄,家人有母亲葵枝,三位弟弟竹雄、茂、六太,还有两位妹妹祢豆子、花子。由于父亲炭十郎早逝,因此靠着卖炭维持家里的生计。在某次卖完炭的回程途中,被住在山脚的三郎以『夜晚会有鬼』为理由要求寄住在他家一晚而躲过了被鬼屠杀的命运。为了寻找将祢豆子变为人类的方法而成为斩鬼人。
    于富冈义勇的介绍下拜鳞滝为师,并成功习得水之呼吸法成为鬼剑士,在与十二鬼月的下弦之伍·累交手时,想起了父亲的事而能使用火之神神乐,加上祢豆子血鬼术的觉醒,让两兄妹加深羁绊跨越了重重障碍。
    在无限列车篇因为杏寿郎的战死而自责自己的弱小,在造访杏寿郎的弟弟千寿郎后决心变强。与斩尽杀绝的传统鬼杀队不同,炭治郎认为鬼有善恶之别,并不一定全是必须得斩杀的对象,但仍然会毫不犹豫地斩杀已伤害过人的鬼。
    身上似乎具有能使用历史上最强呼吸法「日」之呼吸的血统,惟炭治郎尚未领悟使用之道,其耳环是「日」之呼吸血统的继承者证明,「日」之呼吸使用者能使用其它所有种类的呼吸招式,其先代祖先使用的「日」之呼吸是古代一开始人类唯一会使用的呼吸法,是所有呼吸法的始祖,后人学习模仿「日」之呼吸各自撷取一部分衍生出各种的呼吸法。鬼的始祖鬼舞辻无惨,似乎在过去有被「日」之呼吸使用者击败过的经历,极为在意其耳环图案(家徽或血统),故只要发现可能具有「日」之呼吸血统的相关对象皆欲赶尽杀绝。
    在吉原篇奉音柱·宇髄天元之命,变装成游女"炭子"卧底在吉原著名的青楼"时任屋,因为发现上弦之陆·堕姬意图抓走时任屋的明星花魁鲤夏而与她交战,被对方嘲讽刀才攻击没几次就出现裂痕,因而深觉自己不适合使用水之呼吸,并开始持续使用火之神神乐,就在差一步就能够打倒堕姬时却因为身体能力达到极限而不支晕倒,由祢豆子代替上阵,后被弟弟竹雄的魂魄唤醒,出面阻止被怒气冲昏头变身为恶鬼状态的祢豆子。后在与堕姬和其兄妓夫太郎的交战中,被妓夫太郎的毒镰刺中下巴,但中途额头的伤疤转变为火纹状增加了其力量,顺利击败了两兄妹,但也因体力透支昏迷了整整两个月。
    感觉水之呼吸和自己不太适合,而火之神神乐威力虽强,但身体却难以负荷,在对此有自觉后,开始新的「自己的呼吸法」的摸索。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6742票获得第1名。
    灶门祢豆子灶门祢豆子(かまどねずこ),Kamado Nezuko,声:鬼头明里
    原作初登场:第1话/年龄:12岁(故事开始时)→14岁
    灶门家长女,炭治郎的大妹。
    炭治郎一家被屠杀之后唯一的生还者,但却在被鬼的始祖·鬼舞辻无惨攻击的同时沾染到了其血液而产生异变,变成所谓「食人鬼」的模样。因为身受重伤,在炭治郎要背他找大夫时,突然变成凶暴的鬼,并且对是人类的炭治郎发动攻击,后再炭治郎持续不断的呼唤下恢复了些许的人性,最初原本打算斩杀祢豆子的富冈,也被祢豆子虽然变成了鬼,但仍保有意识知道炭治郎是自己的哥哥,并在他危险时保护他的举止所感动而放过两兄妹。为了避免她咬伤人而用竹子堵住她的嘴,并用绳子绑住。
    变成鬼的祢豆子虽然认得炭治郎,但并未取回身为人类时的自我,智能与行为举止也都退化成幼儿状态,对此珠世认为在祢豆子心中,可能有比找回自我更加优先的事情,有能将身体变大变小的能力。因为鬼惧怕阳光的体质,因此平时都躲在鳞滝特制的木箱中让炭治郎背着到处走。最初只会使用基本拳脚攻击,双腿相当有力,踢飞过想杀害炭治郎的鬼。在那多蜘蛛山篇与十二鬼月的下弦之伍·累交手时靠自身意志觉醒了血鬼术「爆血」,能够让自己的血燃烧。在怒气爆发的情况下会变成大人的样貌,口中的竹子掉落,化身为全身缠绕这藤花纹路的恶鬼状态。
    在鳞滝的暗示下,会把人类当成家族、鬼当成敌人来看待,虽然对人血还抱持着强烈的渴望,但已可用自己的意志压抑住,是继珠世后,第二个摆脱了鬼舞辻无惨掌控的鬼,藉由睡眠代替食用人血恢复体力,也因此身体恢复再生速度比一般的鬼还要缓慢。但在恶鬼化状态下拥有与上弦不相上下甚至之上的恢复再生速度,能够借着血液凝结让断掉的肢体瞬间接回来,根据其大弟竹雄所述,祢豆子和炭治郎一样属于性格温和但生气起来却很恐怖的类型,曾在小时候把一个欺负孩童的大人吓得跪地求饶,让他相当恐惧,吉原篇中由于看到被上弦之陆·堕姬所伤的炭治郎,让她忆起母亲与弟妹被屠杀的情景而恶鬼化,以压倒性的强大力量将堕姬打到一度无法招架,后在打算透过吃人补充大量消耗的体力时被炭治郎即时阻止,并唱了她从小最喜欢的摇篮曲才终于恢复原状。
    于炼刀师之村和兄长一起遭遇上弦半天狗的袭击,为了协助炭治郎而用血鬼术使炭治郎的刀化成燃烧的红刀「爆血刀」,使炭治郎的攻击力大增。激战到最后因为日出而受到严重伤害,却发生变异使伤势消失,会讲简单的几句话并克服鬼的弱点阳光而能在白天活动。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3319票获得第3名。
    我妻善逸我妻善逸(あがつまぜんいつ),agatsuma zenitsu,声:下野纮
    原作初登场:第6话/年龄:16岁/鬼杀队阶级:癸→庚(无限列车篇)/使用呼吸法:雷之呼吸/喜欢的食物:甜食、高级料理(例如鳗鱼)。
    炭治郎参加鬼杀队最终试验时合格的五名同期生之一(但炭治郎完全没有印象),造型为制服上披着三角形图案的黄色羽织,留着金色中短发的圆眉少年,日轮刀刀纹是闪电图案。为人十分胆小懦弱,时时刻刻都认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为了不要在单身状态下死去,时常纠缠女孩子要对方跟他结婚。虽然性格不讨人喜欢但心地善良,会为了朋友和女孩子挺身而出。看到祢豆子后一见钟情。拥有极佳的「听觉」,能够听见心声以及分辨人与鬼的声音。
    在成为鬼杀队前被女子欺骗不得不替她换债,却被讨债人用『培养』的名义进行地狱式训练,某次为了躲避师父的严格训练而逃到树上,恰巧被一阵落雷连人带树给击中,让原先的黑发变成了现在的金发。本来觉得要死了却撑过训练参加了试验,之后运气好存活下来,但又回到了地狱般生活。由于炭治郎阻止了其哭闹要跟路人女生求婚,而要求在他结婚前保护自己。听到炭治郎说放着祢豆子的箱子很重要后死死的保护着不让敌人触碰,让炭治郎对他有所改观。
    在过度紧张与恐惧之下会陷入沉睡,却能够变强发挥精湛的剑术雷之呼吸法,但自己不知道这件事情。虽然目前在雷之呼吸法的6种基本型态当中只习得壹之型的"霹雳一闪",但已有着宛如雷电般快速斩鬼的实力。
    吉原篇奉音柱·宇髄天元之命,变装成游女"善子"卧底在吉原著名的青楼"京极屋,被其它同事评论"长的丑却很有音乐天份",期间因为听见有女孩在哭泣,上前了解状况时发现京极屋的明星花魁蕨姬正在对底下的秃动粗,在与蕨姬的对话中随即听出"鬼的声音",仍然鼓起勇气拯救该名遭施暴受伤的秃,被蕨姬打伤后藏匿至地底准备作为食粮,后因伊之助的乱入而获救,并以睡着的状态加入战局。
    炼刀师之村篇后对弥豆子克服怕阳光的弱点,以及能够开口说话感到而情绪激动,并擅自随口向弥豆子求婚,然而弥豆子目前只学会叫伊之助的名字,让他气到想找伊之助泄愤。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4299票获得第2名。
    嘴平伊之助嘴平伊之助(はしびらいのすけ),hashibira inosuke,声:松冈祯丞
    原作初登场:第21话/年龄:15岁/鬼杀队阶级:癸→庚(无限列车篇)/使用呼吸法:我流兽之呼吸
    炭治郎参加鬼杀队最终试验时合格的五名同期生之一,头戴灰色的山猪头面具,腰间披鹿毛、脚边披熊毛、上半身赤裸身材魁梧的少年,面具下的真面目却有着女孩子般的脸蛋,连自视甚高的堕姬都不得不承认他的漂亮,精通二刀流。在山中长大的伊之助有着异常的「触觉」,能够感知空气的摇动。其剑术流派为自创的我流兽之呼吸法
    偶然间遭遇了鬼杀队成员,并在比力气时抢走对手的日轮刀后得知了鬼杀队的选拔与鬼的存在,之后在没有他人的指导下闯进选拔赛并获得鬼杀队的资格。由于合格后没有听取说明随即就跑下山,因此炭治郎并不知道他也是合格者之一。
    是主角群中唯一没有制服、日轮刀以及传话乌鸦的成员,他的传话乌鸦因为有18次以上差点被他当成食物吃掉而躲起来不敢现身,日轮刀是和其他鬼杀队成员比力气时从他们手中抢来的,喜欢使用刀刃破损没有刀锷的刀战斗,不战斗时则用布卷起来。
    在那多蜘蛛山篇与累的手下爸爸鬼交手时损毁,后从拿到铁穴森那里获得一把刀刃为鼠蓝色的日轮刀,拿到刀第一件事就是把刀刃砸烂,通常是有话直说,直接开打型的。喜欢跟别人比力气,口头禅是"猪突猛进",虽然有着不服输的性格,但是意外的很玻璃心。
    幼年被自己的母亲遗弃于深山当中,由一头母野猪抚养才得以存活下来,由于时常下山跑到一位名为孝治的青年家中、和孝治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祖父讨食物吃,也因此在这期间学习人类语言的能力非但没有丧失,还以飞快的速度进步。
    和炭治郎一起行动后开始有了战斗以外的思绪,因此对自己的变化感到困惑。在吉原篇奉音柱·宇髄天元之命,变装成游女"猪子"卧底在吉原著名的青楼"荻本屋,因为查觉到堕姬的"气息"而先发制人,但还是让对方逃脱,后在与堕姬和妓夫太郎的交战中,被妓夫太郎的毒镰刺中胸口一度生命垂危,由祢豆子的血鬼术清除了体内的毒素,战后比昏迷两个月的炭治郎早一个礼拜醒来。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977票获得第5名。

    鬼杀队

    产屋敷家

    产屋敷耀哉产屋敷耀哉(うぶやしきかがや),声:森川智之
    柱所侍奉的主公,脸部以上有着严重伤害,双眼失明。他的声音、动作节奏能够让对方心情舒爽。用现代语来说就是“1/f震动(粉红震动)”兼具被领袖气质和驱动大众能力的人经常才有的能力。似乎与珠世小姐相识。重视手下,在无法行走之前仍每天来替在战斗中牺牲性命的队员扫墓,鬼杀队将他视为自己的亲生父亲般敬重,即使是性格粗暴的不死川实弥也一样。
    其家族由于与鬼舞辻无惨有血缘关系,在千年前鬼舞辻成为鬼后仿佛受到了诅咒,生下的孩子(特别是男性)全都体弱多病,没有多久就夭折,为了不让血脉被断绝,产屋敷一族听从神主的建议,代代都与神官一族的女孩结为联理,虽然以这样的方式延续了后代的性命,但仍然没有人能成功活到30岁。
    在宇髓的回忆之中出现时,当时双眼尚未失明,只有额头一角有着些许的伤痕。随着剧情的进展,病况更加的严重,在炭治郎等人打倒妓夫太郎、堕姬时就因为太过兴奋而激动到吐血,说出了「到我们这代必定可以打倒你」、「鬼舞辻无惨是一族的污点」等话语。
    深知自己即将不久于人世,自愿当诱饵让鬼舞辻找到他的宅邸,与妻子天音和两个女儿一同引爆炸弹自尽身亡,享年23岁。
    产屋敷天音产屋敷あまね(うぶやしきあまね)
    产屋敷耀哉之妻,神官的女儿,留着白发面无表情的美女,被时透形容"美到如同白桦树的妖精"。在产屋敷病重之际担任柱合会议的代理主持人。后和两个女儿跟随产屋敷一同引爆炸药身亡。
    产屋敷雏衣产屋敷ひなき(うぶやしきひなき),声:井泽诗织
    产屋敷家长女双胞胎,辉利哉、杭奈、彼方的姊姊们,与妹妹们外貌相似的白发。在炭治郎等人在参加最终选拔担任主考官。和母亲一样不想离开父亲而与父母一同身亡。
    产屋敷日香产屋敷にちか(うぶやしきにちか)
    产屋敷家长女双胞胎,辉利哉、杭奈、彼方的姊姊们,与妹妹们外貌相似的白发。和母亲一样不想离开父亲而与父母一同身亡。
    产屋敷辉利哉产屋敷辉利哉(うぶやしき),声:悠木碧
    产屋敷家长男,耀哉之子及其继任者,以八岁之龄成为产屋敷当主。与姊姊们外貌相似,但头发是黑发。产屋敷家族的男孩子通常体弱多病,在十三岁之前都会当成女生来养育。
    在炭治郎等人在参加最终选拔担任主考官。在无惨逃入无限城后,在无限城中散布附有愈史郎血鬼术符咒的信鸦,利用鸦之眼绘制城内地图,指引鬼杀队成员前往无惨藏身之所。
    产屋敷杭奈产屋敷くいな(うぶやしきくいな)
    产屋敷家么女双胞胎,与姊姊们外貌相似的白发。
    产屋敷彼方产屋敷かなた(うぶやしきかなた)
    产屋敷家么女双胞胎,与姊姊们外貌相似的白发。

    富冈义勇富冈义勇(とみおかぎゆう),声:樱井孝宏
    原作初登场:第1话/年龄:19岁(故事开始时)→21岁/鬼杀队阶级:柱/使用呼吸法:水之呼吸/喜欢的食物:鲑鱼萝卜(鲑大根)
    使用「水」之呼吸的水柱。沉着冷静不苟言笑的黑发青年,日轮刀刀根刻着"恶鬼灭杀"的字样,鬼杀队制服套着左右两边花样不同的羽织,其中羽织左半边和他已故好友锖兔的衣服是相同花色,被伊之助称作"半半羽织"。与乐观的杏寿郎相比较为孤傲,不太合群也总是在会议上缺席,曾多次表示自己和大家不一样,胡蝶点出他这样性格被其它柱所讨厌,虽然他本人极力否认。
    是故事中首位登场的柱,在炭治郎被异变化的祢豆子袭击之时出现。即将要把祢豆子斩杀之时被炭治郎阻止,看似冷漠无情,但对炭治郎放弃思考只顾求情的举动做出了严厉的斥责,并要他做出若妹妹变成食人恶鬼时就要他亲手斩杀妹妹再自杀的负责举动,之后放过了祢豆子,也遗憾的表示若自己能早到半日也许就能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还指引他们去找一名叫做鳞泷左近次的男人。
    在那多蜘蛛山篇轻易斩杀了让炭治郎等人陷入苦战的十二鬼月下弦之伍·累,以及累的手下"爸爸",在认出了炭治郎后不断阻挠想杀死祢豆子的虫柱胡蝶忍,被认为违反队规,在柱合裁判时面对争论该如何处置三人的众柱,他也在鳞泷写的介绍信中作出承诺,如果祢豆子出现了吃人的举动,鳞泷、炭治郎与自己都将会切腹以示负责。
    从柱合会议中得知火纹的出现条件,却表示自己不愿参与实验,后来拗不过死缠的炭治郎才说出自己其实没有通过最终试炼,不配当斩鬼人也不配当柱的真相。
    幼年时期全家在姊姊的大喜之日前夕遭鬼杀害,他则被姊姊藏起来而逃过一劫,成为孤儿被鳞泷收为弟子,与锖兔因为年纪相近又有同样的经历而成为挚友,13岁时两人一起参加了鬼杀队的最终选拔,但却在一开始就被鬼重伤,锖兔将他救下后交给别的考生,自己则又独自跑去帮助其他遭遇危险的考生,富冈想阻止锖兔,但又因为失血而失去意识,当回过神来,最终选拔早已结束,锖兔也在选拔中丧命,从此深感愧疚,认为这些成就都是锖兔赢来的,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到却爬到了现在的位置,极力希望炭治郎成为下一任水柱。最后被炭治郎提到锖兔的一句话给打醒,加入实验与训练之中。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190票获得第4名。
    胡蝶忍胡蝶しのぶ(こちょうしのぶ)
    原作初登场:第4话(正式登场是第28话)/年龄:18岁/鬼杀队阶级:柱
    使用「虫」之呼吸的虫柱。外貌为带着蝴蝶发饰的马尾少女,日轮刀刀身为特殊的勾针状,四枚翅型刀锷,鬼杀队制服里披着蝶花图案的羽织,是其死去的姐姐香奈惠的遗物。是唯一无法砍下鬼的脑袋的柱,相对的却是个厉害的制毒师,以藤花为原料制造出各种毒杀招式,除此之外还经营名为"蝴蝶屋"的医疗设施,因为精通药学,所以负责治疗受重伤的队员。
    初登场时只出现在鳞泷对于鬼杀队的说明当中,正式登场于那田蜘蛛山篇中段,在打算杀死弥豆子时被富冈阻止,柱合裁判后将受伤的炭治郎等人带往蝴蝶屋治疗。
    与现在相比,过去的她曾和富冈一样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幼年父母被鬼杀害,她与姐姐香奈惠在差点也要遭到毒手时被岩柱悲鸣屿拯救,后两姊妹立下一同变强保护无辜人民的愿望进入鬼杀队,并收留了差点被人贩子卖掉的少女香奈呼作为其继子,而后香奈惠却因为对鬼心软导致自己被鬼杀害,让她悲痛欲绝。虽然平时总是笑容满面,但炭治郎在她身上闻到的,是一股"愤怒的味道",而她本人也不否认,并提到从姐姐被鬼杀死的那一刻起,她无时无刻不憎恨着鬼,即使如此也继承姐姐「希望人与鬼友好」的愿望,但面对为保身而撒谎,最后露出本性袭击人的鬼内心深处积蓄着无可救药的厌恶感。这样日子久了也让她觉得很累,虽然知道炭治郎拥有与自己相同的过去,但也表示绝不会动摇救鬼的信念,并将这种相反的想法寄托给了炭治郎。
    后在与其他柱一同困在无限城时,对上了当年杀死香奈惠的上弦之贰·童磨,最终因实力差距不幸战死,尸体被童磨吸收进体内。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813票获得第6名。
    炼狱杏寿郎炼狱杏寿郎(れんごくきょうじゅろう)
    使用「炎」之呼吸的炎柱。有着一头黄红色相间的长发。日轮刀刀纹是火焰图案,刀锷为炎型,鬼杀队制服里披着火焰图案的羽织。性格乐天,热情如火,不太听人说话,却拥有出色的领导力和判断力。
    父亲槇寿郎为前炎柱,另有一名幼弟千寿郎。母亲在他幼年时因病过世,原本乐于教导孩子剑术的父亲不堪丧妻之痛,从此变的委靡不振甚至开始酗酒,于是靠着研读家传的炎之呼吸指南书自学努力成为柱,年纪轻轻就读完了三册,在正式升格为炎柱后原本要回家向父亲报告这个好消息,得到的却是父亲一句「无聊透顶,反正我们父子俩都成不了大事」作为回应,让他心里倍感受挫,但为了不让弟弟千寿郎担心而勉强装出笑容,鼓励千寿郎"不管未来要走的路有多艰难,都要成为一个出色的人,并且拥有如火焰般燃烧的热情"。
    最初柱合裁判时反对当主接纳祢豆子进入鬼杀队,但在看到祢豆子拼命列车拯救乘客的举动后对她有所改观,打从心里认同她是鬼杀队的一员。在下弦之壹·梦魇袭击列车时,给炭治郎他们下达了整顿列车事态的正确指示。能够在无限列车内瞬间移动五节车厢,用技能的威力来缓和翻滚冲击的实力。在炭治郎被列车长的锥子刺中腹部血流不止时指导他用"全集中常中"止血。
    在无限列车篇攻防战篇中,为了调查鬼而与炭治郎等人一同搭乘无限列车,途中遭遇来自梦魇的偷袭,虽然在众人的合作下成功击败了梦魇,保住列车上200名乘客的性命,但上弦之叁·猗窝座却随之而来,在拒绝猗窝座“变成鬼获得永生得以精进武艺”的提议之后,与猗窝座展开激战身负致命伤,但仍然力战拼搏击退猗窝座,临终前将想告诉父亲和千寿郎的话传达给炭治郎,在看到母亲的魂魄出现在面前后含笑而逝。死后其日轮刀的刀锷被弟弟千寿郎收回,并送给了炭治郎。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021票获得第7名。
    宇髄天元宇髄天元(うずいてんげん)
    使用「音」之呼吸的音柱。原忍者,绰号"二刀流的宇髄天元"。头巾上有着许多钻珠的男子,卸妆后意外的十分美型,口头禅是“华丽”,自称"祭典之神"。日轮刀外型为两把连着锁链的钩状的太刀。身型壮硕,可以利用肌肉强行使心脏停止,暂缓毒素的蔓延。
    是原本被世人认为江户时期后就已经不存在的忍者家族末裔,身体具有一定的抗毒性,家中包括他在内的九个兄弟姊妹在15岁时就死了七个,只剩下自己与小两岁的弟弟幸存,于是两兄弟被担忧家族未来的父亲如同着魔般疯狂训练着,导致弟弟成为了一个与父亲一样冰冷无情的人,害怕自己也会变成这样的宇髄天元脱离了家族自立门户,并娶了同样是忍者的三名女子雏鹤、槇于、须磨为妻,期间遇到了鬼杀队现任当主产屋敷耀哉,对于认同他理念的产屋敷抱有感激之心而自愿成为鬼杀队一员。
    在吉原游郭篇中,派去潜伏在吉原打听上弦消息的三位妻子突然与他断了联系,在打算带走蝶屋的三名医护人员去吉原时被炭治郎、善逸和伊之助阻止,于是改变主意转让三人变装成游女混入吉原的三个著名游女屋,自己则先只身前往切见世(最下级妓院)找到因中毒而被算往此地的妻子之一雏鹤,在给予雏鹤解毒药后听见地底下有着很清楚的打斗声响,随即以音之呼吸的爆炸潜入地面,找到被堕姬掳走的另外两名妻子槇与、须磨,以及正在与堕姬分身交战的伊之助和善逸。在祢豆子恶鬼化陷入失控状态时提醒炭治郎老实给祢豆子唱一首摇篮曲,让她恢复了理智,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斩下堕姬的头颅,但他发现堕姬的身体不但没有崩溃消失,还从身体生出了另一个男鬼妓夫太郎,胜负瞬间逆转,因为妓夫太郎的剧毒血镰以及压倒性实力而失去了左手和左眼,最终在炭治郎等人的帮助下合力击败了两兄妹,并透过祢豆子的血鬼术净化身体的毒素,事后他向赶来支援的小芭内表示自己决定在此退役,虽然身受重伤并由三位老婆搀扶,却仍然能站起来甚至自己走,让"隐"们既害怕又佩服。
    在半引退的状态下再度出山,担任起剑士们的基础体力训练指导。
    在无惨逃入无限城后,与炼狱槇寿郎一同在门外保护产屋敷。
    甘露寺蜜璃甘露寺蜜璃(かんろじみつり)
    原作初登场:第4话(正式登场是第44话)/年龄:19岁/喜欢的食物:樱饼(吃了头发就会变色)
    使用「恋」之呼吸的恋柱。外貌为留着樱色长发(发边还带了些许绿色),扎成两束辫子的少女,老是脸红不止。鬼杀队制服是几乎要露出乳房的暴露造型,制服里披着白色的羽织。日轮刀是一把兼具皮鞭般柔软与强力韧性的伸缩刀,外型为乱刃刀纹,四瓣爱心图案的刀锷,攻击速度甚至凌驾宇髄天元。
    生于家中为五姐弟的家庭。一出生体质就异于常人,其肌肉密度是一般人类的八倍,只要使出全力,原本纤细的手臂肌肉就会隆起,1岁两个月大的时候就能轻易举起4贯重(相当于15公斤)的腌酱菜石,她同时是个大胃王,食量足里胜过三个相扑选手,也因为种种原因,17岁相亲时遭到对方狠狠拒绝让她大受打击。于是为了找一个能够找到一个想保护她的好老公而加入鬼杀队。
    在柱合裁判时面对即将被处置炭治郎似乎有点于心不忍,并提出了是否该处置等当主到来再做决定的意见,但被不死川的出现给打断。在锻刀人之里与炭治郎再度见面,并提醒他村里有可以增加实力的秘密武器。
    上弦·半天狗和玉壶袭击村子时被上级召回来支援炭治郎等人,为了让炭治郎顺利击败半天狗,与其分身憎珀天交手,战斗中身上出现了类似日之呼吸使用者的火纹(不过是心型的),但在柱合会议上解释要如何呈现时却做出了和炭治郎大同小异的抽象性解说。后听从岩柱悲鸣屿行冥的建议,担任起剑士们的地狱柔软训练指导。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80票获得第12名。
    时透无一郎时透无一郎(ときとうむいちろう)
    使用「霞」之呼吸的霞柱。留着黑色长发面无表情的少年,总是在发呆,对于无关紧要的事情很快就会忘记,但对于扰乱当主的无礼之人会予以制裁。日轮刀刀锷为卍字型,后在炼刀师之村与特训人偶"缘壹零式"作对战训练时断裂,于是舍弃其日轮刀,夺去"缘壹零式"的其中一把刀作为己用,被时透的乌鸦说是日之呼吸使用者的子孙。
    家族以伐木维生,10岁时母亲死于肺炎,父亲也在台风天时为了替妻子采草药治病跌落山崖摔死,与他相依为命的只有双胞胎兄长有一郎,但有一郎脾气暴躁嘴巴恶毒,兄弟俩关系却十分恶劣,甚至对于有一郎不断阻止他成为鬼杀队剑士相当不满,11岁那年亲眼目睹闯入他家中的恶鬼重伤有一郎,无意间引发日之呼吸的觉醒并杀死恶鬼,当他在回到家时,只见已经奄奄一息的有一郎用尽最后一口气,道出自己的内心话最想说的话,让他顿时明白了有一郎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关心与愧疚,后因严重负伤而失去记忆,主公的话让他活下去并要他不要错过任何微不足道找回记忆的时机。
    正式登场于柱合裁判,对于当主接纳祢豆子进入鬼杀队一事没意见也毫无兴趣,音柱在吉原篇曾说过他是拿刀两个月就当上柱的天才,在炼刀师之村登场时性格傲慢目中无人,为了抢夺能启动机关人偶「缘壹零式」的钥匙,对该人偶的持有者小铁和前来制止他的炭治郎动粗,后甚至因为日轮刀毁损而砍断缘壹零式的一只手,将其刀占为己有,在炭治郎听到炭治郎那句「助人为乐,自己也会得到回报」时有了一点表情(因为那是他父亲生前常说的话)。
    在上弦半天狗和玉壶袭击村子时,被半天狗的分身可乐吹飞,决定将保护村长当作首要任务,原打算对被玉壶的鱼分身攻击的小铁和铁穴森视而不见,但因为想起炭治郎的话而折回来保护两人,但不敌玉壶被其血鬼术困在水牢中,绝望之时看见不计前嫌拼命想要救他出水牢的小铁被玉壶的鱼分身刺中心窝,让他想起了死去的兄长有一郎,在找回了原本失去的记忆的同时,也让他脸上出现了类似日之呼吸使用者的火纹(不过是云状的)击败了玉壶,原本被认为已死的小铁也因为衣服里放了杏寿郎日轮刀的刀锷,仅受到轻伤,随后看到父母与哥哥的魂魄出现并赞扬他的努力而激动落泪,在半天狗真身打算吃掉附近居民补充体力时将钢铁冢还未磨制好的刀扔给炭治郎,让他顺利斩下半天狗的脖子。后在柱合会议上解释了满足开纹的条件。后听从岩柱悲鸣屿行冥的建议,担任起剑士们的高速移动训练指导。
    悲鸣屿行冥悲鸣屿行冥(ひめじまぎょうめい)
    使用「岩」之呼吸的岩柱。僧侣风格的巨汉,额头上有一条极长的伤痕,双眼全盲,鬼杀队制服里披着写有"南无阿弥陀佛"字样的棕色羽织。实力是鬼杀队中最强的,仅仅是甩动手上的佛珠就能够震撼周围的人。
    柱合裁判时一直感叹、流泪,但又一边跟着众柱起讧着要处决炭治郎,日轮刀造型为铁链上连着斧头的铁球,音柱在吉原篇曾说过是正体不明的人士。
    年轻时曾是寺庙的僧侣,收留一些孤苦无依的小孩并将他们当作自己的家人,然而其中一个名叫狯岳的孩子不但违背不能够夜归的规矩,甚至为了保命而将鬼引进寺庙中,悲鸣屿希望众人不要惊慌好好的去躲起来,然而孩子们看他瘦弱的身驱加上眼盲,觉得这种大人没有用处而将之抛下逃走,除了四岁的女孩沙代,其他自顾自逃跑的孩子都被鬼杀害,他为了救沙代与鬼死命相斗直到天亮,最后换来的,却不是是沙代的感谢,而是当着赶来的大人们面,指控他是杀死孩子们的凶手,让他因此背上冤罪险些被处刑,因此对孩子们与人心失去信心,18岁时得到产屋敷相救而加入鬼杀队,深得产屋敷信任。
    炼刀师之村篇后从当主之妻天音和霞柱时透无一郎那里得知开纹一事,向众人提出给下级队员特训借此顺利开启开纹条件的建议,担任剑士们的肌肉强化训练指导。在训练炭治郎时提及了自己的过去,但在炭治郎纯粹的言语中感觉自己被救赎,并决定相信炭治郎到最后。
    伊黑小芭内伊黒小芭内(いぐろおばない)
    使用「蛇」之呼吸的蛇柱。身边带着蛇,用绷带绑住嘴、拥有异色眼的中长发男子。鬼杀队制服里披着条纹图案的羽织。
    和食量大的甘露寺不同,他可以三天不吃不喝都没问题,似乎暗恋着甘露寺,甚至送她一双条纹裤袜当礼物,在得知炭治郎和甘露寺在炼刀师之村篇感情变的很好后,私自把炭治郎视为情敌。
    初登场时只出现在鳞泷对于鬼杀队的说明当中,正式登场于柱合裁判,反对当主接纳祢豆子进入鬼杀队,在炭治郎意图阻止不死川对祢豆子动手时,以手肘将他轻易压制在地,但随后并被富冈钳住手。在确信祢豆子不会吃人之后,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得不服从当主的命令。
    吉原篇后奉命前来支援宇髄天元并来一阵冷嘲热讽,认为不过是最弱的上弦之陆也可以打的如此狼狈,同时也表示现在柱的人力不足,要对方继续努力下去别退役。
    炼刀师之村篇后担任起剑士们的矫正刀法训练指导。
    不死川实弥不死川実弥(しなずがわさねみ)
    原作初登场:第44话/喜欢的食物:萩饼
    使用「风」之呼吸的风柱。留着银白色刺猬头,身上有着许多伤痕。性格粗暴,极度不认同人鬼共存。
    原生在一个九口人的大家庭,父亲是个不务正业的流氓,时常对家中妻小暴力相向,因得罪人而遇刺身亡,家中还有母亲和四个弟弟(玄弥、弘、琴、就也)两个妹妹(贞子、寿美),原本是个善良可靠的大哥,在父亲死后大弟玄弥立誓要保护好这个家。然而在某个夜晚,弟妹接连遭遇鬼化的母亲袭击,他在赶回家后要玄弥带着弟妹逃走,自己则与母亲在外头僵持,不幸的,最终只有玄弥与他两兄弟生还,他也在亲手杀死母亲后性格大变,开始冷漠地看待实弥,甚至在得知实弥拥有吃鬼的体质时意图废了他。
    正式登场于柱合裁判,为了向主公证明弥豆子这点而割伤自己手,意图用人血诱发出弥豆子的嗜血性。在确信祢豆子不会吃人之后,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得不服从当主的命令。炼刀师之村篇后担任起剑士们的无限猛攻训练指导。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07票获得第15名。

    继子

    栗花落香奈乎栗花落カナヲ(つゆりかなを)
    虫柱·胡蝶忍的继子,是炭治郎参加鬼杀队最终试验时合格的五名同期生之一。
    总是笑容满面却沉默不爱说话的女剑士,事后处理部队"隐"的成员,同时也是"蝴蝶屋"的身体机能恢复训练员。幼时因家中贫穷被父母卖掉,由胡蝶姐妹从人贩手中带走,但后来两人很快就发现她不但有沟通方面障碍,思考也十分机械式,于是被香奈惠教导用掷硬币的方式,来决定是否要行动或说话。
    炭治郎初次在蝴蝶屋休养时透过与其他养护人员的交流中得知了香奈呼透过吹葫芦学会可以全天候持续全集中呼吸的"全集中・常中"的训练方式。在炭治郎等人顺利完成机能恢复训练员后,炭治郎前来道别并以掷硬币为赌注,希望香奈乎能够自由的遵循自己的意志行动,而香奈乎先是对他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感到讶异,随后突然开始有种如释负重的感觉。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712票获得第8名。
    不死川玄弥不死川玄弥(しなずがわげんみ),声:冈本信彦
    岩柱·悲鸣屿行冥的继子,炭治郎参加鬼杀队最终试验时合格的五名同期生之一。同时也是风柱·不死川实弥的大弟,但不死川否认自己有弟弟。
    留着深色鸡冠头,左脸有一道延伸至鼻头的伤疤,是过去被鬼化的母亲攻击所留下的。武器为一把日轮刀,还配有一把火绳枪。体能方面差劲也无法使用呼吸,但其强大的咬合力和特殊的消化器官,让他拥有将鬼吃掉后让自身体质短暂变成鬼的特异「味觉」,吃的鬼越强再生能力与力量就提升的越多,是为了更接近柱而使用的苦肉计,在鬼杀队中为难得一见的奇才,缺点是会被弥豆子的血鬼术给波及。
    过去实弥为保护弟妹不得已亲手杀死鬼化的母亲,被悲痛的他大骂是"杀人魔",事后虽然为此后悔,但实弥从此性格大变,甚至冷漠地看待的他。和实弥一样性格粗暴,最终选拔通过后,因为不满主考官不马上给予他日轮刀而对其动粗,被炭治郎折断手臂。炭治郎第一次在蝶屋疗伤时两人再次碰面,已经长的相当高大壮硕。
    炼刀师之村篇再次登场,似乎不愿意与炭治郎交流,炭治郎以为他是肚子饿了在生气,在上弦半天狗和玉壶袭击村子时,以火绳枪将半天狗的分身积怒和可乐爆头,却使半天狗再度分裂出空喜和哀绝,起初对于炭治郎击败上弦六一事相当不服,以鬼化姿态威吓炭治郎不准抢他的风头,炭治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直接砍杀半天狗的任务交给他,在将刀刃砍向半天狗的真身时,发现对方的脖子太硬导致日轮刀无法切下,眼看要被积怒从背后刺穿时,炭治郎出现砍断积怒的脖子,并鼓励他继续追击,不要放弃这得来不易的机会,让他相当羞愧,并放下自尊与炭治郎等人一同对付上弦半天狗。

    培养师

    鳞泷左近次鳞滝左近次(うろこだきさこんじ),声:大冢芳忠
    教导富冈义勇水之呼吸的培养师,前任水柱
    独居于狭雾山,带着天狗面具的神秘老人,脚程奇快且无声。受富冈义勇的委托,以培养师身分训练炭治郎成为斩鬼剑士。从一线退出后成为培养师训练新手成为杀鬼队,然而却因为过去培育的13名弟子皆被想报复他的手鬼所杀,不想再看到有孩子为此牺牲,在把所有能教的教授给炭治郎后,要求炭治郎如果能够斩断巨大岩石就允许参加最终试验,借此为目的不让他参加最终试验。其后炭治郎在两位师兄姐锖兔和真菰的帮助下,花了两年时间完成斩断岩石的课题,让他相当佩服,并为炭治郎做了一个名为"消灾狐面"的木制面具作为护身符,在炭治郎参加试验期间帮忙照顾祢豆子,在炭治郎通过试验回到狭雾山后抱着他喜极而泣。
    在柱合裁判时于寄给主君产屋敷的信中保证祢豆子不会吃人,并表示若祢豆子破戒做出吃人的行为,则自己、富冈与炭治郎都会为此切腹负责。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13票获得第14名。
    桑岛慈悟郎桑岛慈悟郎(くわじまじごろう)
    教导善逸和绘岳雷之呼吸的培养师,跟鳞泷同样都是前任柱(但是否为雷柱则不明)。
    脸上有一道大伤疤,右脚为义肢的老人,从一线退出后隐居桃山成为培养师训练新手成为杀鬼队,在善逸被女人欺骗欠债时用钱买下他,并强迫每天进行地狱般的训练,虽然严厉,实际上却十分关心善逸,甚至在善逸逃避训练的时候,都不放弃的把他抓回来,善逸称其为"爷爷",后因为培养的弟子绘岳成为食人鬼而自己切腹自尽以示负责。
    炼狱槇寿郎炼狱槇寿郎(れんごくしんじゅろう)
    教导杏寿郎炎之呼吸的培养师,前任炎柱。杏寿郎与千寿郎的父亲。
    年轻时原本和杏寿郎一样是个充满热情之人,却在妻子过世后放弃习武,脾气变得暴躁并且沉溺于酒精,在炭治郎前往炼狱家送杏寿郎的讣闻时,看到炭治郎的日轮耳饰勃然大怒并出拳痛殴对方,被炭治郎以头槌击倒,在千寿郎将杏寿郎"希望父亲保重身体"的遗言转达给他后痛哭流涕,并写了一封信给炭治郎对自己的失态表达歉意。
    在无惨逃入无限城后,与宇髓天元一同在门外保护产屋敷。

    后藤后藤(ごとう)
    事后处理部队"隐"的成员,23岁,柱合裁判时把炭治郎打醒的人就是他,在前往替吉原善后时又发现了与上弦战斗后力尽昏倒的炭治郎等人,并暗中吐嘈自己和这些人还真有缘。在炭治郎重伤住院的期间替他送上蜂蜜蛋糕。
    前田正夫前田まさお(まえだまさお)
    事后处理部队"隐"的成员,同时也担任鬼杀队队服的制作。

    其他

    鎹鸦かすがいがらす,声:山崎巧
    用于与鬼杀队总部联系的乌鸦。各队员都附有一只,但不知为何只有善逸是麻雀。拥有极高智商,会用人语复述传令,也能够自我意识的对话。虽然从外表上看是无法区分的,但是各自的性格都不同。例如炭治郎的鎹鸦就非常啰嗦,偶尔也会说些与任务无关的八卦话题。善逸的麻雀虽然不会说人话,但是却炭治郎听得懂。伊之助也有一只,不过因为好几次都差点被吃掉而跑去躲起来了。
    村田むらた
    登场于那田蜘蛛山的鬼杀队成员,炭治郎等人的前辈,接到乌鸦的指令后,与包含自己在内的十名队员前往那田蜘蛛山,然而在进入山林后没多久,其他成员陆续被累的手下"妈妈"以血鬼术丝线操控,开始自相残杀,只有自己幸运逃过一劫,自己在即将被累的手下"姊姊"杀害之际,被胡蝶忍出手相救。
    尾崎おざき
    登场于那田蜘蛛山的鬼杀队成员,村田的队友,留着黑色马尾的女性,接到乌鸦的指令后,与包含自己在内的十名队员前往那田蜘蛛山,然而在进入山林后没多久就被累的手下"妈妈"以血鬼术丝线操控,最后遭对方扭断脖子身亡。
    神崎葵神崎アオイ(かんざきあおい)
    胡蝶屋的护理人员,佩戴蝴蝶发饰的双马尾少女,会严格的管理不守规矩的病患,甚至连好色的善逸都相当惧怕她,在炭治郎等人顺利完成机能恢复训练员后,向前来道别的炭治郎道出自己曾是通过鬼杀队最终试验的人,却因为害怕上战场而打退堂鼓。
    寺内清&中原澄&高田菜穗寺内きよ(てらうちきよ)、中原すみ(なかはらすみ)、高田なほ(たかだなほ)
    蝶屋的护理人员。鬼杀队阶级不明,以豆豆眼为特征的幼女三人组。三人都很喜欢温柔善解人意的炭治郎,甚至全力帮助他做「全集中・常中」的训练。
    胡蝶香奈惠胡蝶カナエ(こちょうかなえ)
    鬼杀队前队员,花之呼吸的使用者。胡蝶忍的姐姐,佩戴蝴蝶发饰的双马尾女子,性格和善,主张希望与鬼友好,多年前与胡蝶在街头遇见了差点被人贩子卖掉的香奈乎,并买下她收为自己的家人,在得知香奈乎有沟通方面的障碍后,教导其以投掷硬币的方式来决定是否要开口说话,在一次猎鬼行动中被上弦·童磨被杀害。

    炼刀师之村

    全村的炼刀师都会带着火男面具。

    钢铁冢萤钢铁冢蛍(はがねづかほだる),声:浪川大辅
    原作初登场:第9话/年龄:37岁/喜欢的食物:御手洗团子
    杀鬼队的炼刀师,37岁,斗笠挂着好几个风铃的怪异男子。斗笠下则戴着火男面具,面具下的真面目十分帅气。
    性格死板,不听别人说而是自顾自的讲话,身为炭治郎的治刀师,一旦知道炭治郎把刀弄断或搞丢,就会生气的拿菜刀追杀他(而且每次菜刀都会增加)。「萤」是村长替钢铁冢取的名字,虽然村长认为这名字很可爱,但钢铁冢很不喜欢甚至会因此大发脾气。
    窝在山里修行后,人变得很壮。弱点是胳肢窝,被挠了后会躺平一阵子。目前正被专注于修复磨擦藏在「缘壹零式」中的刀,就算被玉壶攻击,还是以让人难以置信的专注力修复刀。被攻击时,面具因而裂开毁损。
    铁穴森钢藏铁穴森钢藏(かなもりこうぞう)
    杀鬼队的炼刀师,26岁,已婚,带着火男面具,面具下的真面目是个脸和眼睛十分细长,眼角有颗泪痔的男子,原本为伊之助的炼刀师,现在则替时透无一郎的治刀,看到伊之助将炼好两把新刀破坏时十分生气。
    小铁小鉄(こてつ)
    戴着火男面具的十岁男孩。炭治郎遇到他时,霞柱时透无一郎要他交出机关人偶的钥匙而他不肯,炭治郎从中阻止却被他打晕,钥匙还是交给了无一郎。
    他的祖先(战国时代,约三百年前)制作一具可以做一百零八种动作的战斗用机关人偶,名「缘壹零式」且外貌与最初的日之呼吸相似,手臂的部分制作六只,原因是不用六只手的话无法再现原型的剑士。但是其中一只手被无一郎砍断。
    他将人偶修缮并让炭治郎与之修行,要炭治郎变强好为他出口气。修行期间,擅长分析但剑术指导外行的他以本身毒舌、严苛的方式训练炭治郎。在玉壶和半天狗袭击村子时,挺身拯救被血鬼术困住的无一郎,遭玉壶的鱼分身重伤,但也让无一郎找回原本失去的记忆,并觉醒云纹击败了玉壶,事后小铁并没有死,因为在被玉壶的分身刺中胸口时,放在身上的杏寿郎的日轮刀刀锷保护了他。
    铁地河原铁珍铁地河原铁珍(てつちかわはらてつちん)
    炼刀师之村的村长,身型矮小,戴着火男面具,对炭治郎温和有礼的态度十分赞赏并请他吃花林糖,当炭治郎对自己在战斗中一再毁坏刀一事道歉时,他却反而认为真正的错不在于炭治郎,而是"锻造出一把钝刀的钢铁冢",并考虑要找别的锻刀师来取代钢铁冢。是恋柱甘露寺的炼刀师。
    铁穴森铅铁穴森铅(かなもりえん)
    炼刀师之村的居民,24岁,铁穴森的妻子。
    铁广鉄広(てつひろ)
    炼刀师之村的居民,小铁的叔叔。在上弦夜袭村子时被上弦之伍-玉壶杀害并做成艺术品。
    金刚寺&铁池&铁尾&钢太郎金刚寺(こんごうじ)、鉄池(かないけ)、铁尾(てつお)、钢太郎(こうたろう)
    炼刀师之村的居民,在上弦夜袭村子时被上弦之伍-玉壶杀害并做成艺术品。
    铁井户鉄井户(てついど)
    戴着火男面具的老者,时透无一郎的首位治刀师,因心脏疾病过世。

    亲属和家族

    灶门家

    灶门炭十郎灶门炭十郎(かまとたんじゅろう)
    炭治郎和祢豆子的父亲,故事一开始就已经过世。炭治郎戴着的日轮花纸耳饰是他的遗物,在炭治郎还小的时候就长期卧病在床,但仍会在每年年初为火神献上"神乐舞",在炭治郎与下弦之伍累的战斗中,炭治郎因为神乐舞而忆起他的事觉醒了"火之神神乐"。
    灶门葵枝灶门葵枝(かまときえ),声:桑岛法子
    炭治郎和祢豆子的母亲,典型的日本农家妇女,由于丈夫卧病在床,因此一人担起抚养六个孩子的责任,在炭治郎出门卖炭其间与家人遭到鬼杀害。死后仍心系着生还的炭治郎和祢豆子,因此常在两兄妹遭遇危险时出现在他们的梦境中(特别是祢豆子)。
    灶门竹雄灶门竹雄(かまとたけお),声:大地叶
    灶门家次子,炭治郎的大弟,短发,系着市松图案的围巾,眼角有一颗泪痣,在炭治郎出门卖炭其间与家人遭到鬼杀害。小时候亲眼目睹祢豆子把欺负孩童的大人打到跪地求饶,因此非常害怕这样的祢豆子。灵魂曾在恶鬼化的祢豆子与堕姬交手时出现在炭治郎的深层意识里,唤醒炭治郎尽快去阻止祢豆子。
    灶门茂灶门茂(かまとしげる),声:本渡枫
    灶门家三子,炭治郎的二弟,留着平头,在炭治郎出门卖炭其间与家人遭到鬼杀害。最终试炼时灵魂出现在一度屈居劣势的炭治郎的深层意识里,替他加油打气。
    灶门花子灶门花子(かまとはなこ),声:小原好美
    灶门家次女,炭治郎的二妹,在炭治郎出门卖炭其间与家人遭到鬼杀害。灵魂曾在炭治郎与堕姬交手时出现在炭治郎的深层意识里,以呼唤的方式阻止他继续使用"火之神神乐"。
    灶门六太灶门六太(かまとろくた)
    灶门家四子,炭治郎的幼弟,留着娃娃头,常被祢豆子背在背后哄睡,在炭治郎出门卖炭其间与家人遭到鬼杀害。
    炭吉炭吉(すみよし)
    灶门家祖先,于炭治郎梦里回忆出现。
    朱弥子すやこ
    炭吉的妻子,似乎是个很会睡觉的人。

    炼狱家

    炼狱瑠火炼狱瑠火(れんごくるか)
    槇寿郎的妻子,杏寿郎与千寿郎已过世的母亲,对杏寿郎人生观造成很大的影响。
    炼狱千寿郎炼狱千寿郎(れんごくせんじゅろう
    杏寿郎的幼弟,和杏寿郎不同,性格较为悲观,但相当有礼貌,原本作为可能成为"继子"的候选人而努力锻炼剑术,但因为发现自己没有剑术才能甚至连日轮刀都没变色而放弃成为剑士,虽然深知"炎柱"代代传承的悠久历史可能会就此断绝,但他相信杏寿郎一定可以理解,炭治郎把杏寿郎的遗言转达给千寿郎,希望他随心所欲地走正确的路,在送别时将杏寿郎日轮刀的刀锷交给炭治郎,现在跟炭治郎都有书信上的往来。

    宇髄家

    雏鹤ひなつる
    宇髄天元的三名妻子,是个优秀的女忍者,眼角有一颗泪痣,为了追查鬼的行踪,变装混入吉原的三个著名游女店"京极屋",期间最先发现该店的明星花魁"蕨姬"就是上弦之陆-堕姬,却也同时引起了对方的怀疑,为了逃离京极屋而服下毒药,在要被送往切见世时堕姬送了她自己的衣带(分身)作为监视杀害之用。被赶来切见世的宇髄解救并服下他给予的解毒剂。后在炭治郎等人与上弦之陆的战斗中,使用大量涂有藤花毒的苦无战斗,成为了扭转劣势的关键。
    槇于まきを
    宇髄天元的妻子之一,是个优秀的女忍者,留着曾黑相间的马尾,男人婆,时常训斥胆小的须磨,为了追查鬼的行踪,变装混入吉原的三个著名游女店"荻本屋",被堕姬识破其身分后捕获,后因为伊之助捣乱堕姬的粮仓而被解放。
    须磨すま
    宇髄天元的妻子之一,是个优秀的女忍者,三人中年纪最轻的成员,虽为忍者性格却相当胆小爱哭,为了追查鬼的行踪,变装混入吉原的著名游女店"时任屋",被堕姬识破其身分后捕获,后因为伊之助捣乱堕姬的粮仓而被解放。

    不死川家

    不死川弘不死川弘(しなずがわひろ)
    实弥和玄弥的弟弟,被鬼化的母亲杀害。
    不死川琴不死川こと(しなずがわこと)
    实弥和玄弥的弟弟,被鬼化的母亲杀害。
    不死川就也不死川就也(しなずがわなりや)
    实弥和玄弥的幼弟,被鬼化的母亲杀害。
    不死川贞子不死川贞子(しなずがわていこ)
    实弥和玄弥的妹妹,被鬼化的母亲杀害。
    不死川寿美不死川寿美(しなずがわすみ)
    实弥和玄弥的妹妹,被鬼化的母亲杀害。

    时透家

    时透有一郎时透有一郎(ときとうういちろう)
    无一郎的双胞胎兄长,性格恶劣有话直说,总是责骂弟弟无一郎一无是处,口头禅是「无一郎的"无"是"无能"的无」,实际上却是十分关心他,由于担心想加入鬼杀队剑士的无一郎可能会因此丧命,在主公的妻子天音前来造访时多次将对方粗暴地赶走,在无一郎11岁时被突然前来袭击的鬼扯断手臂,在无一郎击败鬼后已经因为失血过多奄奄一息,临终前道出了自己的内心话,希望所有天谴让自己一人独自承受,在说完「无一郎的"无"是"无限"的无」后死去。

    富冈家

    富冈鸢子富冈鸢子(とみおかうとびこ)
    义勇的姊姊,在即将结婚的前夕与家人皆遭到鬼杀害,死前将年幼的义勇藏匿起来让他逃过一劫。

    吉原游廓

    时任屋的老板娘ときと屋の女将
    在宇髄天元将炭子(炭治郎)、善子(善逸)、猪子(伊之助)三名游女推荐给她时,一度因为都长的很丑而相当犹豫,但对宇髄的外貌有所心动而决定收下炭子,在替炭子卸妆后发现他额头上有伤痕而大发雷霆。
    荻本屋的遣手婆荻本屋の遣手
    因为看中猪子(伊之助)而从宇髄天元手中便宜买下他的女性。
    鲤夏鲤夏(こいなつ)
    时任屋的明星花魁。性格温柔大方,将底下工作的秃视为自己的妹妹般对待,因此秃们都非常喜欢她,称须磨为"须磨酱",炭治郎化名为"炭子"卧底在时任屋当游女的期间,因为赞赏炭治郎认真工作的态度,塞给他零用钱作为买点心用,在炭治郎表明身分时表示自己早就知道他是男孩子。在差点惨遭堕姬下毒手时被炭治郎阻止。
    蕨姬蕨姫(わらびひめ)
    京极屋的明星花魁。上弦之陆堕姬伪装后的样子。
    三津お三津(おみつ)
    京极屋老板娘,因为无法再继续包庇蕨姬在京极屋的恶行,于是暗中找蕨姬谈判,意外发现蕨姬不是人类的事实后,被她从空中抛落摔死。

    其他人物

    锖兔锖兎(さびと),声:梶裕贵
    鳞泷的弟子,炭治郎的师兄,粉色中长发、嘴角有一道伤疤的神秘少年,戴着嘴角有伤痕的狐狸面具。与真菰、富冈原本都是孤儿,幼年被鳞泷收为弟子,与富冈因为年纪相近而成为挚友。
    13岁时与富冈一起参加了鬼杀队的最终选拔,以自身实力歼灭整座藤袭山上的鬼,甚至救下被鬼重伤的富冈,随后前往救助其它被鬼攻击的考生,遇到六十多年前被鳞泷击败并封印在藤袭山的手鬼,在与手鬼的战斗一度处于优势,最后却因为其刀断裂,还来不及反应而被手鬼捏爆头颅吃掉,成为该届唯一一个死在藤袭山的考生。炭治郎在鳞泷身边修练的期间突然出现在炭治郎面前指导他修练,在最终选拔时炭治郎才发现他早已死于最终选拔的事实。炭治郎击败手鬼后与其他被杀害的弟子的灵魂皆获得安息,回到了他们最挚爱的鳞泷老师身边。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38票获得第13名。
    真菰真菰(まこも),声:加隈亚衣
    鳞泷的弟子,炭治郎的师姐,黑色中长发的神秘少女,戴着额头有花朵图案的狐狸面具。与锖兔、富冈两人原本都是孤儿,幼年被鳞泷收为弟子,炭治郎在鳞泷身边修练的期间突然出现在炭治郎面前指导他修练。在最终选拔时炭治郎才发现她早已死于最终选拔的事实。
    根据手鬼的描述,最终选拔当年,她的动作非常灵活,在与手鬼的战斗一度处于优势,然而手鬼突然却用计道出自己吃掉麟泷的多名弟子,让她因为无法接受这悲伤的事实,导致动作开始变迟钝,被手鬼趁机扯断手脚吃掉。在炭治郎击败手鬼后与其他被杀害的弟子的灵魂皆获得安息,回到了他们最挚爱的鳞泷老师身边。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94票获得第10名。
    和巳かずみ
    住在西北之镇的青年,在带着未婚妻里子夜间返家的路上,走在后方的里子被沼鬼拖至地下失去踪影,里子的父亲因为爱女突然失踪而对他相当不谅解,炭治郎看见如此失落的他并决定帮忙寻找里子的下落,然而炭治郎在与沼鬼的激斗中得知里子已经被杀害吃掉的事实,击败沼鬼后炭治郎将里子生前的发饰交给和巳,悲痛又愤怒的和巳将气出在炭治郎头上,但在握住炭治郎粗糙厚实的手掌的那一刻,他感受到炭治郎跟自己是一样的处境,因此羞愧地向的离去的炭治郎道歉。
    时江トキエ
    半夜在家中被沼鬼抓走的16岁少女,所幸炭治郎及时出现拯救了她,很会做菜,被三位男性所追求。
    阿清きよ
    拥有稀有血液的的少年,带着弟妹夜间走在路上时被鼓鬼抓进鬼之家。本来差点就要被吃掉,此时鬼之家出现了另外两只鬼与鼓鬼争夺猎物,他并趁着鼓鬼背后的鼓被扯下来时夺下了鼓并且藉由敲击改变空间不受鬼的攻击。在炭治郎击败鼓鬼后,由其乌鸦给予藤花香袋。
    正一しょういち
    清的弟弟。为了救出被抓进鬼之家的哥哥,与善逸一同行动,亲眼见识到善逸以睡觉的方式斩鬼。
    照子てるこ
    清的妹妹。
    丰先生豊さん(とよさん)
    在浅草摆摊卖乌龙面的小贩,他煮的荞麦面非常好吃,只要被称赞就会非常开心。
    一天太太ひささん
    藤之家的老婆婆,鼓鬼篇后为炭治郎等人提供食宿服务,甚至请医生替他们治疗骨折,在炭治郎等人即将离去之际打上驱邪的花火祝福他们武运昌隆,让伊之助非常在意。
    张太チュンたろう
    善逸的鎹雀。不会说人话,因此无法像鬼杀队的鎹鸦那样传令,但理解人类的语言。能和炭治郎心灵相通。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35票获得第19名。
    孝治こうはる
    番外篇登场人物,与祖父住在一起的勤奋青年,特征是一对招风耳,愿望是赶快讨到一个老婆,因为祖父捡了一个奇妙生物(伊之助)被他发现后大发雷霆,多次赶走伊之助未果,反而被他霸占了其住家。
    孝治的祖父こうはるの祖父
    番外篇登场人物,患有老人痴呆症,捡了年幼伊之助回家后,常教伊之助阅读百人一首导致他后来快速学到了人类的语言。
    沙代さよ
    悲鸣屿年轻时收养的众多孤儿之一。当时4歳,在鬼闯入寺庙时,只有她乖乖听从悲鸣屿指示躲在身后逃过被鬼吃掉的命运,目赌悲鸣屿赤手空拳击杀食人鬼,事后却向赶来的大人们声称是悲鸣屿杀死了寺庙里的所有孩子,让其背上杀人罪入狱。

    鬼舞辻无惨鬼舞辻无惨(きぶつじむざん)
    鬼的始祖,最强的鬼。能用自己的血将人类变成鬼的男子,变成鬼的强度与他给予的血量多寡有关。只要手下的鬼说出其名就会发动「诅咒」将其自灭,对所有的鬼具有生杀予夺的权能。也是杀害炭治郎家人并将祢豆子变为鬼的鬼。
    个性相当残忍无情,对正在找寻自己的人,或是违逆自己意志的人都会将其毁掉。曾化名为月彦,与人类的妻子──丽育有一名女儿。并拥有女人或少年等多个面目,因此杀鬼队在多年来无法找到他。
    平安时代,当时还是人类的他在还没20岁时罹患了绝症,一位善良的医生为延续其寿命而研制了一种药,但此药的作用让他以为自己病况恶化而怒杀了医生,在医生死后才发现身体不但恢复健康,还得到不老不死更加强韧的肉体,并开始渴望吃人类的血肉,然而,只要照射到阳光就会死成了最致命的缺点,一辈子无法在阳光下行走让他感到屈辱和愤怒,在研究过医生的药物配方后发现该药的完成品需加入一种称之为「青色彼岸花」的植物,然而知道这种青色彼岸花生长的地方和栽培方法的人只有那位医生,于是他为了让自己成为不老不死的最强怪物,开始制造大量的鬼去歼灭鬼杀队和寻找青色彼岸花,看到炭治郎的花纸耳饰想起了过去的经历,于是派人去取下炭治郎的首级。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285票获得第11名。
    鸣女鸣女(なきめ)
    鬼舞辻无惨的近侍,留着黑色长发用浏海盖住眼睛的鬼,浏海下为"肆"的单眼,性别不明。透过弹奏手上的琵琶来召唤上下弦到大本营异空间无限城。受鬼舞辻之命,将变出多个单眼掌握六成杀鬼队成员居所及寻找祢豆子与产屋敷。

    十二鬼月

    上弦

    黑死牟黒死牟(こくしぼう)
    「上弦之壹」,最强的上弦。外型为留着黑色长马尾,长了六只眼的武士,其左额与右下巴分别有着和日之呼吸始祖一样的深红色疤痕,似乎与日之呼吸始祖有关联。
    于吉原篇后段初登场,在堕姬与妓夫太郎战败后,与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无限城,在猗窝座与童磨起冲突时阻止了猗窝座,并训斥他"如果有什么不满就自己去提出要换位的血战"。
    童磨童磨(どうま)
    「上弦之贰」,冰鬼,原上弦之陆。外貌为留着橡白橡色刺猬头,头发顶上带着泼血状的花纹,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的七色瞳孔美男子。武器是一对金黄色的锐扇。拥有将自己的血结成"冰"的血鬼术,透过挥舞扇子将血释放为仿佛能撕裂肺脏的粉状冻风,让吸入的人器官瞬间坏死,使猎鬼人无法使用呼吸。
    对于爆怒的鬼舞辻丝毫不畏惧,甚至能与他对等说话,常以玩笑的口吻嘲讽实力不如他的前辈猗窝座,让猗窝座心里很不是滋味,在人类世界扮演着万世极乐教的教祖,喜欢女人(尸体),偶尔来吉原吃青楼的女子,甚至将砍下的女人头颅插在玉壶送给他的瓶子上,
    人类时期出生万世极乐教的宗教家庭,自幼因为特殊的瞳色和发色,被父母和信徒视为神子所供奉,他本人却对这些行为感到嗤之以鼻,成为鬼的原因是认为只有杀死人类可以解放他们愚蠢的脑袋得到幸褔,一百多年前将自己的血分给濒死的妓夫太郎和堕姬两兄妹让他们变成鬼,同时也是杀死虫柱胡蝶忍的姐姐·胡蝶香奈惠的鬼。
    于吉原篇后段正式登场,在堕姬与妓夫太郎战败后,与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无限城。以开玩笑的方式嘲讽猗窝座,导致猗窝座差点与其爆发冲突,在黒死牟出面调解后,被琵琶女传送回自己的教团。
    猗窝座猗窝座(あかざ)
    「上弦之叁」,拳鬼。外型为红色短发,身体有着许多圆圈刺青的少年,喜爱强者,对弱小的事物不屑一顾。体术极强,擅长肉搏战,血鬼术是可以透过在自己的脚边展开像雪晶一样,上面画着「一~拾」的数字的阵势「术式展开破坏杀罗针」(术式展开破壊杀・罗针(じゅつしきてんかいはかいさつ・らしん)),让自己的攻击如同无型的磁铁,精准找出对手的致命点,在过去数百年以来曾经击杀过不少柱。与身为后辈却比他早发迹的童磨水火不容。
    于无限列车篇后段初登场,原先是奉鬼舞辻之命寻找"青色彼岸花,下壹被击败后出现在炭治郎等人面前,与炎柱-杏寿郎展开激战,过程中看中杏寿郎的实力而不断劝诱他变成鬼去追求永远的强大,被杏寿郎拒绝而相当失望,废了杏寿郎的左眼、肋骨和内脏处于上风,但却被杏寿郎用尽最后力气重创,随后眼见太阳即将升起,不得已只好狼狈逃走,这个举动让炭治郎误以为他是个害怕杏寿郎的强大而逃跑的胆小鬼,虽击杀了杏寿郎,但却因为没把在场的炭治郎善逸和伊之助三人一起杀死,被鬼舞辻斥责办事不力而心有不甘,将逃走时炭治郎插在他身上的黑色日轮刀给破坏,发誓终有一天要让炭治郎付出代价。
    在堕姬与妓夫太郎战败后,与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无限城,因为不爽童磨的言语挑衅而与其爆发冲突,但随即被黒死牟出面训斥"如果有什么不满就自己去提出要换位的血战"。
    半天狗半天狗(はんてんぐ)
    「上弦之肆」,怯鬼。外貌为额头肿大,头上长了两只角,面容有如般若的老者,性格胆小爱哭,思考相当负面,说话会加上赌博的用语。拥有的血鬼术具现化・分裂是每到被逼入绝境,保护他的强烈情感(喜怒哀乐)就会化为实体出现扭转劣势,越是绝境越强。
    人类时期曾是一名做错事却始终认为自己善良弱者的老小偷,某次因偷窃失风,害怕被扭送到奉行所而持刀杀死举报他的人,在要被处刑的前一天被鬼舞辻无惨赋予其血液变成鬼,杀死了奉行。
    在堕姬与妓夫太郎战败后,与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无限城。并与玉壶执行任务,潜入炼刀师之村,被炭治郎、时透、祢豆子三人围攻,由时透砍下其头颅后分裂出的可乐和积怒两只鬼,后因为玄弥的攻击而再度分裂出空喜和哀绝。在与四之鬼一番激战中被炭治郎发现到指头般大小的本体,深知自己即将被斩首而大声叫喊,使积怒上前将其他三只鬼吸收进化为憎珀天,对上前来助阵的甘露寺蜜璃,本体则在逃跑途中被炭治郎等人的不断阻碍,愤而巨大化和对方缠斗,却不慎摔下地面,因为过度使用血鬼术体力耗尽,他打算吃附近的几个村民补充体力,被炭治郎砍下头颅但没有死,反而无头的驱体继续追击村民,炭治郎才意识到自己砍的不过是他变化的分身「恨」,在弥豆子的帮助下,炭治郎用嗅觉辨识出本体躲藏在恨的心脏,以火之神神乐从驱体直接将他斩杀,死前看见了身为人类时的走马灯。
    玉壶玉壶(ぎょっこ)
    「上弦之伍」,壶鬼。藏身于壶中,与壶相连,嘴巴长在双眼位置,眼睛长在额头和嘴巴位置,从头等处长出几个小手臂的异型鬼。血鬼术是能从壶中召唤出各种不同的水中生物,如果壶被破坏术式就会解除,脱皮后的身躯比金刚石更强更坚硬。
    于吉原篇后段正式登场,在堕姬与妓夫太郎战败后,与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无限城,向鬼舞辻声称自己掌握了疑似青色彼岸花的情报,被鬼舞辻派去和半天狗一同执行任务,并潜入炼刀师之村。变出大量的鱼分身袭击村子,杀害多名刀匠做成艺术品,后被开纹状态的无一郎斩杀。
    堕姬&妓夫太郎堕姫(だき)・妓夫太郎(ぎゅうたろう)
    原「上弦之陆」,双子鬼。上弦中少见的兄妹档,平时堕姬独自行动,一旦发生危险妓夫太郎就会从她身体里出现,也因此如果不将两兄妹的头同时砍下而是只砍下其中一个的头就无法完全杀死他们。吉原篇被炭治郎等人斩首战败,是113年来第一个被击败的上弦。
    堕姬堕姫(だき)
    外型为头上插着花髻,左脸与右额各有着花朵刺青的女性,血鬼术是将衣服的带子灌输自己的意识操控发动攻击,甚至可以藏匿物品,为了不在吃人时曝露其身,会用带子分身在各处抓想吃的人类并藏匿于地底下,一旦带子分身回到自己本体,头发会放下并由黑色转为银色,眼睛则变成黄色,并显现代表上弦六的数字,服装也会由花魁服转变为暴露的穿着,性格高傲,极度厌恶丑陋的事物,不管是人类还是战斗,一不高兴就会有侧着头鄙视人的动作。过去总共葬送了7名柱。
    人类时期出生吉原的贫民窟"罗生门河岸",母亲死于梅毒,因此身为人类时的名字叫"梅",生来就有着让大人都为之羞愧的美貌,13岁那年在青楼工作时,因为拿髻子刺瞎一名武士的眼睛,被武士和青楼老板娘放火烧成重伤(也因此在被祢豆子血鬼术攻击时,脑中浮现自己当年被火烧的片段),哥哥妓夫太郎持镰刀杀死了武士和老板娘后抱着她逃走,在濒死之际遇见了前任上弦之陆(现为上弦之贰)的童磨,并因妓夫太郎自愿接受童磨给予的血液而和他一同变成鬼。
    100多年前就以京极屋明星花魁"蕨姬"的身份潜伏于吉原游郭,杀害了发现她身份的京极屋老板娘三津,随后到荻本屋抓住音柱宇髄天元的妻子之一"稹于"打算逼问对方来到此地的目的时,因为察觉被伊之助发现到其鬼之气息而逃走,回到京极屋后,对没将房间打扫干净的秃施暴,并且将意图阻止她的善逸打至昏迷不醒。在准备抓走时任屋的明星花魁鲤夏时,被嗅觉灵敏的炭治郎阻止并随即展开激斗,先后遭遇使用日之呼吸而强化的炭治郎,以及充满怒气完全鬼化的弥豆子的连续攻击,甚至被随后赶到的宇髄天元砍下头颅,深感受到重大耻辱的堕姬嚎啕大哭,从身体里分裂出妓夫太郎,并从妓夫太郎那里分得一半的感知能力,最终在善逸和伊之助的合力攻击下,与妓夫太郎的头颅同时砍落,然而就在即将消失之际,两兄妹开始为了自己的败北大吵一下,在过于不甘心的冲动下大骂妓夫太郎"像你这种丑八怪怎么可能是我哥哥",堕入地狱后意识到自己的话语伤了妓夫太郎的心而向他道歉,并表示自己无论投胎几次都要成为他的妹妹,随后并由妓夫太郎背着缓缓走向了地狱。鬼舞辻表面上对堕姬赞誉有佳,但在上弦集合时却提到妓夫太郎的死是因为她扯后腿的缘故。
    全名是谢花梅谢花梅(しゃばなうめ))。
    妓夫太郎妓夫太郎(ぎゅうたろう)
    堕姬的哥哥,上半身赤裸,留着黑绿相间中短发的青年鬼,驼背外型骨瘦如柴,身上有许多黑斑,同为上弦之陆,却拥有比堕姬更强、真正与「上弦之陆」相称的实力之人。血鬼术是以两把涂有剧毒的镰刀使出如镰鼬般的高速斩击,自称「讨债人」(牛太郎),因为对自己丑陋的外貌感到自卑,相当嫉妒人类的完美,焦躁时就会用爪子抓破皮肤,过去总共葬送了15名柱。
    人类时期出生吉原的贫民窟"罗生门河岸",母亲死于梅毒,出生前曾好几次差点被自己的母亲给堕胎,出生后又好几次差点被杀死,自幼由于其低贱的身份与丑陋的外貌而遭受众人嫌恶,但因为发现自己有很会打架的长处而开始当起讨债人,妹妹梅那让大人都为之羞愧的美貌也让他相当有优越感,梅13岁那年在青楼工作时,因为拿髻子刺瞎一名武士的眼睛,被武士和青楼老板娘放火烧成重伤,虽然得知消息而赶到现场的妓夫太郎也遭到武士偷袭,但仍持镰刀杀死了武士和老板娘,并抱着梅逃走,在濒死之际遇见了前任上弦之陆(现为上弦之贰)的童磨,为了向世人报复而自愿让童磨给予血液和梅一起变成鬼。
    吉原篇因为深感受到重大耻辱的堕姬嚎啕大哭,而从堕姬身体里分裂,以毒镰刀加上优秀的感知神经,另炭治郎等人陷入差点被灭团的苦战当中,但最终在炭治郎在使出头槌攻击的同时,也将雏鹤发射出的苦无刺在他的的腿上,因苦无涂有的藤花毒而暂时失去行动力,与堕姬的头颅被炭治郎、善逸、伊之助三人同时砍落,然而就在即将消失之际,两兄妹开始为了自己的败北大吵一下,但实际上妓夫太郎却始终对于堕姬是生为自己的妹妹感到相当自责,并希望她下辈子投胎到一个好人家,在地狱妓夫太郎遇到了恢复人型的堕姬,虽然拒绝让堕姬和他一同前往地狱,但堕姬哭泣着说到自己无论投胎几次都要成为他的妹妹,让他忆起儿时永不分开的约定,随后并背着堕姬缓缓走向地狱。
    全名是谢花妓夫太郎谢花妓夫太郎(しゃばなぎゅうたろう))。
    狯岳狯岳(かいがく)
    「上弦之陆」,雷鬼。外貌颈部和手臂挂着蓝色勾玉的黑色短发少年,是同时拥有呼吸和血鬼术的鬼。
    性格自私,人类时期与善逸同在桃山修行的师兄,拥有雷之呼吸贰到陆之型,唯独壹之型不管怎么样都学不会,非常讨厌善逸,认为师傅不该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幼年是被悲鸣屿收留的孤儿之一,因为打破规定夜归而遭遇鬼的攻击,为了保命,他将鬼引到悲鸣屿和孩子们居住的寺庙中,收走藤花香炉,间接导致孩子们被杀害,悲鸣屿背上杀人冤罪,在堕姬和妓夫太郎死后成为新的上弦之陆。最后被善逸以「漆之型火雷神」斩杀。

    下弦

    魇梦魇梦(えんむ)
    「下弦之壹」,眠鬼。外型为黑色中长发,穿着洋服的男性,其血鬼术能够强制对手进入睡眠并作梦,可以控制梦境中的人事物,只有在梦中自杀才能醒来,自称最喜欢看别人的不幸与痛苦,可以让他宛如作梦般幸福。
    对鬼舞辻处决所有下弦的暴虐行为丝毫不畏惧,被鬼舞辻相中逃过肃清,并被给予其"血液",让他去执行杀死柱和炭治郎的任务,于是他潜伏在炭治郎等人搭乘的列车上,以自己的血鬼术先让全车乘客陷入沉睡,随后并让几个人类部下利用特殊的绳子进入炭治郎等人梦中的精神层面,企图破坏其"精神之核"让他们变成废人再杀害,然而计划很快就失败,被先醒来的炭治郎砍下头颅,但实际上已经成功拖延时间让自己与列车融为一体,以车上两百多名乘客为人质让炭治郎不知所措,但随后伊之助与杏寿郎也跟着醒来,并很快就在车头找到本体的颈骨,虽然一直以催眠防碍炭治郎与伊之助,却因为伊之助戴着头套让他无法辨认其眼睛位置而开始惊慌,被炭治郎以"火之神神乐碧罗天"击杀。死前在只剩一颗眼珠的情况下怨恨着自己败北这恶梦般的事实,最后消失无踪。
    全名是魇梦民尾魇梦民尾(えんむたみお))。
    累(るい)
    「下弦之伍」,蜘蛛之鬼。外型矮小的白发少年,表面上扮演那多蜘蛛山鬼家族的幼弟,却是他们实质的领导人,以"家族羁绊"为由,对手下施行高压统治,血鬼术是从手中使出比日轮刀还要坚硬的蜘蛛丝线,也可以把能力分享给其他的鬼使用。
    人类时期体弱多病,连走路都觉得困难,被鬼舞辻以同情为由赐予血液成为"鬼",虽然获得强韧身体,却也开始了需要吃人的日子,这样的转变让父母感到恐惧,甚至想要杀死他,绝望之余,也让他对"羁绊"产生了扭曲的想法,在那多蜘蛛山与炭治郎展开激斗,由于见识到炭治郎与祢豆子的合作无间,认为这就是他所寻找的羁绊,打算将祢豆子占为己有,后虽被两兄妹合力砍下头颅,却没有死亡,就在满腔怒火打算杀死两兄妹时,被即时出现的富冈义勇给击杀。
    死前看见炭治郎怜悯的眼神,再度想起在父母自杀身亡前,满是亏欠与懊悔的话语,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想法其实是错误的,灵魂在地狱徘徊时,看见了父母正在等待着他,最终怀着对父母的歉意,亲子三人相拥而泣一同消失在地狱的业火当中。
    全名是绫木累绫木累(あやきるい)。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91票获得第16名。
    下弦之贰・参・肆・陆下弦の弍・参・肆・陆
    在下弦之伍战败后,皆被认为下弦毫无成果与用处的鬼舞辻无惨处决。
    响凯响凯(きょうがい)
    原「下弦之陆」,鼓鬼,双肩、双腿、背部、腹部黏着大鼓的原下弦之陆,血鬼术是「击鼓」,敲击大鼓后可以改变建筑物内部空间的以及凭空使出爪击,因为食人的能力日渐退化而被鬼舞辻剥夺数字,为了重回这个位置而不断找寻拥有"稀血"的人类(吃下一个稀血的人类就等同于吃人五十甚至一百个人类)。
    然而就在好不容易捕获一名叫做清的稀血少年时,出现了另外两只鬼与他争夺猎物,并将其背后的鼓给扯下来,目击这个情况的清夺下了鼓并且借着敲击改变空间不受鬼的攻击。人类时期是一名文笔作家,因为其作品被批评的一文不值,愤而杀死踩踏稿纸侮辱他的前辈,在与炭治郎的战斗中,发现炭治郎都刻意避开了他房内的文稿,死前问到自己的血鬼术是否厉害,炭治郎则回应"很厉害",让他对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所认同感到高兴,随即流着泪消失。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30票获得第20名。

    其他鬼

    珠世珠世(たまよ)
    与鬼舞辻对立的鬼。在炭治郎去东京府浅草遇到麻烦时出手帮忙的女性鬼,年龄有两百多岁以上。是一名医生,与炭治郎一样想要杀死鬼舞辻。
    人类时期患了绝症,为了能在活着的时候看到孩子平安长大,被鬼舞辻欺骗变成鬼手刃了自己的家人,自暴自弃下误入吃人的歧途,为了赎罪,她第一个成功脱离鬼舞辻无惨掌控,变得和弥豆子一样不吃人,只要饮用少量的人血也能活下去,并成为一名医生隐居起来,用自己的血把人变成鬼借此帮助无法治愈或是不久人世的病患,但是都会先征求病人的同意。其间遇到同样患有绝症的愈史郎并将他变成鬼。
    血鬼术为"惑血",可以随意操纵自己的身体的能力,例如解开诅咒、让自己的血发出香味让人出现幻觉。
    浅草篇看到炭治郎喊鬼为人并试着救助鬼而被打动。认为任何伤病都有相应的药物跟治疗方法,因此认为鬼能够变回人类。不过现阶段尚未有能力将鬼够变回人类,她希望炭治郎尽可能去搜集十二鬼月的血液,同时也让自己养的猫将血液带回来做研究,为避免猫被敌方发现而让愈史郎用血鬼术隐藏起来,在发出喵叫声之前都不会现形,叫第二声后就会再度隐身。
    在产屋敷积极的寻找下被寻获,前者提出了合作打倒鬼舞辻的提案,在产屋敷自爆牺牲后以自己研发出可以让鬼恢复成人类的药物突袭鬼舞辻,虽成功牵制住对方,但自己也受到重创,只能在无限城中无奈等待鬼杀队成员的到来。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38票获得第18名。
    愈史郎愈史郎(ゆしろう)
    与鬼舞辻对立的鬼。跟在珠世身旁,也是被她变成鬼的人。
    脾气暴躁,喜欢着珠世,认为她生气的脸也很美丽,因此讨厌着任何和珠世有所接触的人,尤其是炭治郎。拥有与视线有关的血鬼术,能靠此遮蔽他人的视线或是让人看见平常看不到的东西,可透过符咒发动。跟珠世一样不吃人只要饮用少量的人血也能活下去,甚至需求量比珠世还少。
    在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145票获得第17名。
    佛堂鬼お堂のおに,声:绿川光
    炭治郎在弥豆子之外第一次遇到的吃人鬼。因为被炭治郎在一间小佛堂目睹了他正在吃人的情景而随即对炭治郎展开攻击,虽然拥有优秀的再生能力与恢复速度,终究还是被两兄妹合力击败,本来因为不是被日轮刀击败所以还没有死,但炭治郎在想着如何杀死他这方面犹豫太久,让他被黎明的阳光曝晒化为灰烬。
    手鬼手鬼(ておに),声:子安武人
    身体缠绕大量手腕的异形鬼,47年前在江户时代被鳞泷捕捉并封印在最终试炼的场所中顽强地生存着,吃了50个人。因为憎恨抓住自己的鳞泷,于是以鳞泷所雕刻的消灾狐面为目标,杀害他的13位弟子,对自己坚硬的脖子非常有自信,在最终试炼时打算吃掉炭治郎达到第十四名弟子的目标,被炭治郎找到其空隙之线后以"壹之型・水面斩"斩首,死前因炭治郎对它的怜悯,忆起人类时期的往事后流泪消失。
    沼鬼沼鬼(ぬまおに)
    穿着忍者般的服装的长发鬼,拥有分裂和将目标拖入沼泽空间的血鬼术。分裂成有自主意识的一本角・二本角・三本角三身一体行动,将满16岁的女孩捉走杀害,认为如果不马上将猎物吃掉就会变得不新鲜,并会把她们的发饰作为收集品,被炭治郎与弥豆子所杀。
    朱纱丸朱纱丸(すさまる)
    手鞠鬼,鬼舞辻的直属部下,外表为穿着服的短发童女,以玩弄对手为乐,操纵手中的不断增加手鞠攻击,威力大到足以破坏建筑物,甚至可以利用矢琶羽的血鬼术任意改变手鞠的移动轨道,因为难以应付,于是珠世使用血鬼术白日的魔香导致她无意间自白,被鬼舞辻的「诅咒」(破坏肉体)给杀死。
    矢琶羽矢琶羽(やはば)
    箭头鬼,鬼舞辻的直属部下,外表为闭着眼睛,有着重度洁癖的神经质青年,血鬼术为「红洁之箭」,利用手掌上的眼珠操纵一般人无法看见的箭纹攻击对手,在鬼舞辻的命令下与朱纱丸前往珠世的住处袭击炭治郎等人,其血鬼术一度让炭治郎陷入苦战,后被炭治郎(让自己的招式与箭纹在相同的方向回转)给击杀。
    那多蜘蛛山的鬼家族那多蜘蛛山の鬼の一家
    住在那多蜘蛛山的一家五口的鬼家族,虽然表面上以"父亲"或"母亲"等来称呼,实际上却是由自称"弟弟"的十二鬼月之一·累所统治的集团,完全没有血缘关系,全员都因为分得累的血液而拥有蜘蛛能力的血鬼术。
    父亲
    外型为有着蜘蛛脸孔的巨汉,鬼家族中唯一脸孔不像人类的成员,一旦痫癪发作就会殴打妈妈,没有理性和智能,却拥有肉体强化的血鬼术(超乎寻常的体能和恢复力)。在那多蜘蛛山篇与伊之助交战,被伊之助砍下右臂后逃走,再次遇上的时候被砍的部位却已经痊愈了。并通过蜕皮得到强化,让身体变大一圈,皮肤也变得异常坚硬。在即将掐死伊之助之际被出现的富冈瞬间杀死。
    母亲
    鬼家族第一个登场的成员,拥有用丝线操纵他人的血鬼术,原本是个的少女鬼,由于性格胆小加上做事又总不顺累的意,虽扮演"妈妈"的角色,在家族里却完全没有立场,加上时常遭到爸爸暴力相向而过着恐惧日子。操纵来到那多蜘蛛山执行任务的鬼杀队成员相互残杀,与击破她血鬼术的炭治郎战斗后败北,自愿让炭治郎斩首,因为炭治郎给予了"慈悲的斩击"而被其温柔善良的心所打动,甚至从他温柔的目光中,想起了自己曾经是人类时的记忆,死前提醒炭治郎那多蜘蛛山有十二鬼月的存在,
    哥哥
    外表是人但身体却是蜘蛛的异形鬼,拥有能把自身的毒注入对方体内将其变成听命于他的"蜘蛛"的血鬼术,在那多蜘蛛山篇与善逸交战。使用事先被变成蜘蛛的人类在善逸身上注入毒药。虽然让善逸因毒药而攻击威力变弱,,但仍被他的剑技「霹雳一闪六连」瞬间杀死。最后在不了解自己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下摔落在地上。
    姊姊
    外表为身着白衣的少女鬼,拥有能从手掌喷出丝将对手包覆成一个茧状融化杀死的血鬼术,因为害怕任务失败被累惩罚而听命去杀死更多鬼杀队成员,在打算对鬼杀队的村田下手时遇上虫柱胡蝶忍,因为实力相差太大而向胡蝶乞求饶命,结果却被胡蝶戳破了谎言(她自称自己只吃了5个人,但实际上却是80个人),拒绝胡蝶的拷问而反击反被她亲手毒杀。
    浅草的男性
    在浅草被鬼舞辻划伤颈部变成食人鬼攻撃妻子的男性,后经由珠世调配的药物找回理性,血鬼术是操控能变成荆棘的肉块种子困住对手。

    制作人员
    原作:吾峠呼世晴
    导演:外崎春雄
    人物设计、总作画监督:松岛晃
    辅助人物设计:佐藤美幸、梶山庸子、菊池美花
    道具设定:小山将治
    美术设定:木村雅広
    概念艺术:卫藤功二、矢中胜、竹内香纯、桦泽侑里
    摄影监督:寺尾优一
    3D监督:西胁一树
    色彩设计:大前佑子
    编集:神野学
    音乐:梶浦由记、椎名豪
    音乐制作:Aniplex
    企画:岩上敦宏、大好诚、近藤光
    制片人:近藤光
    系列构成、剧本、动画制作:ufotable 
    制作:集英社、Aniplex、ufotable
    主题曲
    片头曲「红莲华」
    主唱、作词:LiSA,作曲:草野华余子,编曲:江口亮

    每集标题:

    33动漫

鬼灭之刃评论

免责权:本网站为网友收集各大视频网站最精彩的动漫内容,是一个完全免费在线观看的,如果侵犯了大家权利请尽快通知我们邮箱dm137com#gmail.com 我们会尽快删

CopyRight 201933dm.net昼夜动漫-无修动漫-bl动漫 国语动漫爱好者群 100137031